sebsasara

【盾冬】最佳“好友”(五)

最佳“好友”(一)

最佳“好友”(二)

最佳“好友”(三)

最佳“好友”(四)


(五)

曾经在bucky的梦中,曾经在他那些有限的模糊不清的回忆中,都有这样一张熟悉的面孔,那个人从人群中伸出一双手,想要牵住bucky的手,但是每当bucky伸出手,他都会看见自己的双手沾满了鲜血。


bucky不知道在九头蛇待了多少年,他也记不清杀了多少人,他不知道多少人想要找他寻仇,他的记忆很短,停留在脑海中的东西很少,但是却总有一个人。知道那次Steve在桥上认出他,喊他“bucky”,他知道,梦中的那个人是Steve。


Steve,是他朋友的好朋友。


“好朋友”这个词,对于bucky来说太陌生了,这么多年,他身边有很多人,但是他没有朋友,多次的洗脑却洗不掉bucky的孤独感。

Steve想搬上楼和bucky一起住,Steve觉得九头蛇也在找bucky,这很不安全。但是bucky拒绝了他,最后这位“冷酷”的冬日战士只好给了Steve一把钥匙。

“bucky,bucky……”楼道里就传来Steve的声音。屋子里的bucky习惯了这样的喊叫声,并且回应的依旧是沉默。“bucky,李子。”Steve推开bucky的门,把一兜子红彤彤的李子递过去。


“我不是猫,不想吃。”bucky在修自己的金属臂,从上次在废旧的修车厂救了Steve,他的金属臂出现了一些问题,总是不受控制。这让bucky很烦恼,他想卸了它,真正的很它,和过去说再见。


“bucky,它还没好吗?”Steve说
“不如找颗炸弹炸了它……”bucky有些无奈。
“bucky,你不想要它了吗?”Steve坐在bucky旁边问。
“嗯,我不想控制不住它。”bucky说。
“其实有人能修好的,Tony,TonyStark,你知道吧,他是Howard的儿子,他可以修好它。”Steve小心翼翼的说,想让bucky和他回去。
“Howard……”bucky自言自语道。
“你记得他吗?是他的计划,让我从一个菜鸟变成了现在的美国队长。”Steve想让bucky想起来。
“有些印象,但是,抱歉,我记不起来了。”bucky有些无力的说。
“没关系,bucky,慢慢来,你会都想起来的。”Steve坚定的说。

晚饭,Smith太太送上来自己做好的披萨,自从Steve每天来回的往楼上跑,这位可爱的太太也把对Steve的热情送给了bucky。每次离开的时候Smith太太都会一副我明白的表情对Steve说:“小伙子,你男朋友真帅。”然后像个少女一样偷笑着下楼。留下Steve一副无奈的表情在门口和她说再见,然后总是又补充上一句Smith太太根本听不清的“我们是好朋友……”


“bucky,Smith太太只是开玩笑,你不要介意。”Steve把披萨递给bucky说。
“嗯……”bucky没有什么反应。Steve偷偷看了bucky一眼,竟然有些失望。
“我们谈过恋爱吗?”bucky边吃边问。
猝不及防的问题一下子让Steve有些噎住,不停的咳咳。
“我是说……我们和女孩们谈过恋爱吗?”bucky也有些尴尬,知道Steve误会了,又补充了一句。
“呃,当然有,我是说你,你可是布鲁克林最受欢迎的帅哥。”Steve掩饰着自己的紧张说道。
“那你呢?”bucky接着问。
“我?我以前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弱小子,没人喜欢我。”Steve说。
“那我呢?我不是你最好的朋友吗?”bucky抬起头看着Steve说。
蓝色的眼眸一如当年,但是眼里还有更深层,更意味不明东西。
“是的,bucky,我只有你,当年的Steve还是现在的cap。”Steve看着bucky的眼睛认真的说。

 吃过晚饭,bucky意外的没有着急赶Steve回楼下,bucky一个人躺在生硬的床上,把金属臂真在头下,看着窗外的月光发呆。

Steve在客厅把李子放到bucky的冰箱里,是的,他已经教会了bucky如何使用冰箱,虽然bucky每次嘴上都说不吃李子,但是Steve每次放进去新的都会发现上一次放进去的李子已经不见了。

Steve喜欢这样,他想让bucky习惯有自己的生活,让bucky的人生回到他们相依为命的过去,他不想再让bucky再孤单一个人。虽然Steve也很孤单。但是好在“我找到了你”

“bucky,好在我找到了你。”Steve在心里说。


【复联总部】

“Sam,通知你一个好消息,cap已经找到了bucky,你不用去布鲁克林了,他们已经甜蜜的同居在一起了。”Natasha笑着说。

“太棒了,找到了.......什么?!同居!”Sam震惊了。

“冷静,boy,这没什么。”Natasha一幅你要懂的表情。

“Nat,cap难道不是直男吗?”Banner博士一脸严肃的问。

“噢,darling,这总部里面,只有你才是直男。”说着吻了一下Banner的脸颊,不出意外,博士脸红了。

Sam觉得好刺眼,没眼看了。

“谁能告诉我,咱么的老Steve的恋爱史,有什么不会的,我可以教他。”Tony一脸坏笑的走进来。“说真的,我真的很好奇,严肃正经的Steve是怎么把冷酷火爆的winter solder压倒身下的。”

“sir,我觉得这并不难,看看我就知道了。” Jarvis一本正经的说道。

大家立刻都看向Tony,一幅很懂的表情。

“Jarvis,我确信,你再多说一句,我立刻把你那已经做好一半的实体扔到阿斯加德去!”


Sam还是不理解,好好的cap怎么说弯就弯!




 



评论(2)

热度(29)